如果說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

威士忌有個國際通用的體系,叫「芳香輪」,貌似通俗易懂的品鑑芳香方法。
標定中心風味構成輪軸,根據中心風味向外呈輻射狀發展出第二圈、第三圈⋯⋯

為什麼說貌似通俗易懂? 「芳香輪」裡面有許多風味我們都沒聞過、吃過、喝過、嚐過, 很自然看不懂,不少專家愛好者都會被翻譯腔品酒詞搞得一頭霧水。

這與由西方中心主義主導的風味描述/評價體系不無關係。一方面,由於包括茶、咖啡、烈酒在內的貿易,歷史上受殖民影響,從業者在描述時不由自主地遵循歐美買家的飲食習慣與味蕾。同時,這些“高深”的詞彙像是身份勳章,讓自我感覺更貼近“中上層階級“。

像“佛手柑”這個詞,常被用來描述威士忌和咖啡的香氣。
然而,中國的“佛手柑”和英語裡的“佛手柑”( Bergamot ),完全不是一類水果

在葡萄酒和清酒風味輪中,從英語裡直譯過來的“青蘋果”,和大家熟悉的日本青蘋果,又不是同一個東西,味道也有很大差異。

威士忌和葡萄酒風味中常常出現的“鵝莓”,“醋栗”等描述,聽上去是不明所以的外國水果。但實際上,它們就是常見的燈籠果(gooseberry)和姑娘果(cape gooseberry),只不過很多翻譯無法做到這樣精細的處理。

威士忌迷人之處在於風味的多樣化並且每一瓶的差異性都非常大,不同的威士忌往往都會帶給人們不一樣的感受。

泥煤味 (peaty), 穀物味 (Grainy), 青草香 (Grassy), 水果香 (Fruity), 花香 (Floral), 類似香氣 (Feints), 木頭香 (Woody), 香甜味 (Sweet), 陳舊味(Stale), 硫磺味 (Sulphury), 乳酪香 (Cheesy), 油味 (Oily), 初次品嘗味和口鼻造成的複合式味道等。這幾項大類基本上大部分人都可藉由自己的品嘗經驗和與別人分享中體驗了解到。

所以,如果說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那麼所有威士忌愛好者,都應該利用自己的語言描述威士忌。

比如波本/黑麥威士忌中體現的山楂香氣
部分雪利桶威士忌表現出的豆沙香

#芳香輪 #國際通用 #泥煤 #果香 #語言是威士忌 #8forhk #www.8forhk.com